舒兰确诊洗衣工由衣服传染真的吗?吉林舒兰疫情最新消息情况介绍

2021-05-11 23:10 admin

  据吉林市卫健委最新通报,5月11日0-24时,全市无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截至5月11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2例,治愈出院7例,在院隔离治疗5例。上述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159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34人,正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25人。

  5月11日0-24时,全市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全市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

  此前据吉林省卫健委通报,5月10日0至24时,全省新增本地确诊病例3例,这3例均为此前病例的密切接触者。目前,吉林省共有15例本土病例,均在舒兰市,另有密切接触者276人,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

  5月7日以来,吉林省舒兰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5例;5月10日,辽宁省沈阳市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该病例5月5日由吉林市乘坐高铁到沈阳。除了舒兰市,5月9日以来,湖北省武汉市新增确诊病例6例,均来自同一小区。

  如何看待这些新增的本土病例?疫情的常态化防控又该如何落实落细?吉鄂两省聚集性疫情源头在哪?会否出现疫情“小高峰”?

  11日晚间,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做客《新闻1+1》,解读近期本土聚集性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和趋势。

  连日来,吉林和武汉出现多个本土病例,您是否意外?

  吴尊友:这种情况在预料中,我曾经告诉大家疫情的拖尾会相当长,这两个地方近日出现的本土病例也证实了这一点。此外,每天都有零星病例的报告,特别是每天都有核酸检测阳性患者的报告,也都说明疫情拖尾很长。

  如何理解大家期待的“零病例”?有何预测?

  吴尊友:很多人记得2003年SARS流行的时候,“双清零”后就没再报告新的病例了。但是,新冠肺炎远比SARS复杂,我们对它的认识还非常有限,从传播方式、防控难度和临床表现看,都比SARS复杂得多,也困难得多。

  目前,舒兰公安局的洗衣工是确诊病例,有人认为洗衣工正是在洗公安制服的过程中感染的。对此,您怎么看?

  吴尊友:这是有可能的。此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有些病人的潜伏期可能比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更长,而潜伏期是具有传染性的。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就非常难判断是如何传播的。

  吉林舒兰本土病例的传染链已经延伸到了辽宁,这提醒我们什么?

  吴尊友:由此可见,新冠肺炎的传染性非常强,特别是在病人还没有出现临床症状的时候,就已经有传染性了。目前,我们对感染者的病毒排毒规律的研究发现,在病人出现临床症状的前一两天就会有传染性。

  对于大家来说,之前的防范还要坚持,坚持戴口罩,少去人员聚集的地方。此外,在这个旅行过程中,很可能会碰到感染患者,或处在潜伏期的病人,在交通密闭这样的环境中,防护措施还要继续坚持。

  9日以来,湖北武汉市东西湖区出现6例本土病例,均出现在同一个小区。首位患者89岁高龄,患有高血压、脑梗塞和肝囊肿病史,春节后一直未出小区,3月曾出现发热症状并且自行服药治愈,而在5月的核酸检测呈阳性。随后,与之密切接触的5人相继感染。

  如何分析武汉东西湖区首位患者近两个月来的发病史?

  吴尊友:实际上,在武汉类似的病例不止一例。有些病人的病程可能长达30天至50天。新冠肺炎患者的康复,主要依靠病人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如果病人的抵抗力弱,病毒在其体内的时间可能会延长,病情也可能反复,很多高龄患者都面临这样的情况。

  此外,我们通过对不同年龄的患者的分析看,年龄越小,无症状感染比例越高,而青年人症状较轻,这些都与免疫力相关。

  一个小区出现6例确诊病例,需要全员进行核酸检测吗?

  吴尊友: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主要针对重点人群和重点社区进行,像武汉东西湖区的这个小区可以进行,没有类似情况的小区不必进行。

  本土病例持续增加,会否出现疫情“小高峰”?

  吴尊友:疫情小高峰不会出现,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我们成功控制了疫情,从诊疗到报告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不会使零星病例形成一定规模的流行。

  此外,对于大家关心的舒兰市疫情,5月11日消息,舒兰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吉林省卫生健康委二级巡视员范明回应舒兰市确诊病例的流调和溯源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