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金融央企仍难盈利,长生人寿三年规划目标恐落空

2020-12-15 23:05 admin

  作者:宋涵

  出品:资管科技

  长生人寿近日公布了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30.2%,较上季度微降。

  2020年三个季度净利润分别为-1919万元、1450万元、138万元;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5.48亿元、4.80亿元、4.32亿元。

  对比上年同期三个季度净利润分别为-235万元、-2788万元、-6380万元;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235万元、-2788万元、-6380万元。

  不难发现今年三个季度经营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仍未实现盈利,长生人寿能否破局还有待验证。

  偿付能力连续下滑,业绩低迷

  报告显示公司第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虽然达到监管标准,不过2019年-2020年长生人寿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01%、191%、186%、177%、154%、135%、130.2%,这已经是连续7个季度下滑了。

  长生人寿的疲软不仅仅表现在综合偿付能力上,业绩持续低迷也让这家成立有17年之久的老牌保险公司有些许尴尬。

  2012年-2019年长生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3.31亿元、2.71亿元、2.45亿元、2.47亿元、19.32亿元、18.53亿元、23.16亿元、14.84亿元。

  对比八年数据不难发现,长生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在2016年发生历史性转折高达19.32亿元,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通过银行渠道销售中短期产品使得保费骤增,不过在2019年保险业务收入又骤降。

  2010年-2019年长生人寿净利润分别为-5019万元、-7231万元、-8072万元、-8985万元、-3399万元、-5642万元、235万元、-1.34亿元、-2.60亿元、-1.66亿元。

  除了2016年略有盈利外,其余年份均亏损,其实自从2009年更名以来,长生人寿的经营状态一直堪忧,2017年之后亏损幅度扩大,2018年达到新高度,销售中短期产品的弊端显露,在这年退保金大增至16.33亿元。

  长生人寿净利润和保险业务收入呈现的这种差异化,究其原因是改革所致。2017年长生人寿开始进行业务结构转型,由发展中短期产品转变为发展保障型产品,逐步剔除保障型较低、价值小的趸交业务发力期缴业务。

  业务结构的转型,相应地带动了销售渠道的转变,由以往赖以生存的银行渠道转变为个险渠道。

  据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所经营的所有保险产品中,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的产品占2019年保费收入的60.4%,其中销售渠道为银行代理的产品占上年保费收入的42.51%。相比2018年银行代理产品占保费收入的74.75%有了较大改善,转型初见成效。

  长生人寿大力发展大个险业务的同时手续费和佣金支出也在同步扩大。2017年-2019年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分别为1.36亿元、2.50亿元、4.38亿元。

  长生人寿截至2019年底基本完成转型,成果如何拭目以待。

  三年规划期限将至,恐难产

  长生人寿保险的前身是广电日生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中国首家获准开业的中日合资寿险公司。最初是由上海广电有限公司和日本生命保险相互会社分别出资1.5亿元,各掌50%股权。

  2008年5月份,上海广电宣布出让50%股权,2009年9月份中国长城(000066,股吧)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收购其手上全部股权,更名为长生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自此上海广电退出原始股东行列。

  2015年7月份迎来第二次股权变更,这次引进新股东长城国富置业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长城国富置业有限公司为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双方商议共同出资8.67亿元,此次日本生命保险选择不增资。最终第二次股权变动结果为长城资产持股51%,日本生命保险持股30%,长城国富持股19%。

  日本生命保险创建于1889年的日本生命保险相互会社,迄今已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日本乃至全球的保险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经验丰富。不过面临中国保险市场,努力了17年的日本生命保险交出的答卷并不如人意。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11日,前身是国务院1999年批准设立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和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是四家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主要从事收购、管理和处置国有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

  作为中日合资的寿险公司,经营管理以及话语权问题是外界的焦点。观察公司董事及高层管理人员不难发现,重要职务负责人例如董事长,总经理均来自大股东长城资产一方,不熟悉保险行业,缺乏保险管理经验。

  对此,有人猜测,长生人寿经营状况也与高管构成有一定关系,毕竟资管行业和保险行业经营模式是不同的。

  2018年长生人寿曾提出过三年发展规划,即2019年-2021年建成20-30家中心支公司;大个险新单目标保费将在三年分别达成3亿元、5亿元、7亿元;规划期内亏损有效降低,规划期后尽快实现盈利,迈向中型寿险公司。

  眼看规划期限将近,经统计发现长生人寿目前在浙江、江苏、北京、四川、山东、河南均设有分公司,自2019年成立以来的中心支公司仅有5家,进度缓慢,离目标还有很大距离。

  寿险公司向来有“七平八盈”的说法,而根据相关统计结果显示,很多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在成立6年内便首度实现盈利,而外资险企与之相反,大多要成立10年及以上方可实现首度盈利,真正做到“七平八盈”的,主要是相对稳健的中资险企以及少量外资险企。长生人寿何时能进入盈利通道,只不知两大股东都做何想?

  资管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