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圣”关羽的崇拜塑成中解读和谐文化建设精神

2020-03-11 18:30 佚名

关羽文化现在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极成分,对时下文化界出现的问题有很强的针对性,就是要唤回人民失去的耻辱感。希望通过关羽文化现象的开发与研究,对人们现在的文化思想信念产生积极的影响。关羽文化现象现在掀起的“文化”热,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层层传统文化热潮,他们引领国构建和谐文化,净化人民大众的灵魂,这是应该令人欣慰的文化现象。加强关羽文化现象研究,提升关羽文化现象中有益的成分,让积极的文化主流引领社会,努力构建和谐文化。

关羽文化是以“忠、义、信、仁、礼、智、勇”为核心内容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精神,应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居于核心地位的民族精神。它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门类都有显著体现,中国古人的一切观念、范畴、理论框架、心理习惯等的生发、规范和陶铸都与之有关。我认为,这种“一以贯之”的根本精神只有一个,那就是“和谐”精神。因为其它任何一种精神都没有、也不可能像“和谐”精神那样,渗透了以关公文化为渊源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每一个细胞,包含了以关公文化为渊源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切特征的胚芽它的影子几乎无所不在。

为了说明问题,本文仅就文化的深层结构,即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价值意识念和社会心理惯等方面作一些分析。看看“和谐”这一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根本精神,是如何在关羽文化现象中加以体现的。当然,这只是就主体的主观方面而言,作为起决定作用的因素,还是历史的社会存在。关羽文化现象在中国历史悠久、基础雄厚,承续过去又连结未来,现在是过去的继承者,又是未来的开拓者,过去是现在的根源,未来是现在的信念,现在不能没有根源,也不能没有信念。于现在之中讲过去、想未来,这是以关羽文化现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价值意识的体现,属于重精神的理想主义型。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切该消逝的东西也随之消逝,一切私欲追求,诸如功利化、物质至上主义,都将成为过眼云烟,而以“忠、义、信、仁、礼、智、勇”为核心内容的关羽文化现象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磨灭价值的意识,它作为历史的积淀,把过去、现在、未来连结起来。关羽文化现象在中国传统文化现象宝库中既源远流长,又充满信念,作为一根无形的精神之线,具有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功能,在当代的历史潮流中,真正能把过去、现在、未来整个进程贯第五章关羽文化现象和诺文化建设的新亮点穿起来的宏伟事业就是现代化,既不是西方化,也不是物欲化,而是具有深层次文

化蕴含的中国特点的现代化,中国特点的和谐文化构建不仅承续过去,而且也展望未来,恰是以关羽文化现象为内涵的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特点的现代化结合的产物,二者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共同承担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历史重任。

关羽文化现象中深刻的揭示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是非常注重和谐,其模式就是和谐文化。和谐文化要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生辉,与全球和谐的现代化进程相适应,自身必须完备六个内含,这六个内含如下:和谐文化是宇宙间三大和谐的综合概括,和谐文化是对以关羽文化现象等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超越,和谐文化是对传统负面效应的系统清理,和谐文化是对外来进步文化的借鉴融合,和谐文化是中国特点现代化的深层蕴义,和谐文化是世界多元文化中的永恒主题。

在以“忠、义、信、仁、礼、智、勇”为核心内容的关羽文化现象等为渊源的中国传统文化中,主张通过平天下实现天人和谐,天人和谐是指人与自然的和谐,以关羽文化现象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主张,人生于天地之间,与天地并立而为三,人源于自然,人的理想目标是与天地万物为一体,这是天人和谐的理想目标。以关羽文化现象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主张,人道源于天道,人命源于天命,人理源于天理,天人和谐必须以人类自身和谐为基础,以关羽文化现象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讲平天下,以世界大同为理想,旨在实现天下全人类自身的和谐,在此基础上,才能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因为人与自然和谐的实现,是天下全人类的共同行为,无论是合理开发、利用地球上的人类资源,还是人类生存环境的保护,都是天下全人类的共同行为,需要人类的共同行动、齐心协力,这个问题,虽然在以关公文化为渊源的中国道统中还没有清晰的表述出来,但在“平天下”的哲理天人合一的思想中,在平天下的真谙天人和谐的意境中,己经孕育着这种思想的萌芽。“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天人和谐是宇宙间一切和谐的最高理想境界。在宇宙间三大和谐中,人从修身做起,实现人际和谐,这是宇宙间一切和谐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实现群体和谐,这是宇宙间一切和谐的核心,最后实现天人和谐,这是宇宙间一切和谐的最高理想境界。

和谐文化作为以“忠、义、信、仁、礼、智、勇”为核心内容的关羽文化现象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文化模式,在构建和谐文化的进程中,存在着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这就是如何对待传统的问题,是彻底否定、全部复兴,还是弘扬超越?受曹德本《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与社会稳定》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曹德本《关于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方法论的几个问题》政治学研究关羽崇拜历史演进与现实和谐文化建设关羽文化现象深刻影响的中华民族是一个重和谐民族,在几千年多民族的融合与冲突中,得出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即受关羽文化现象深刻影响的中华民族要想生存与发展,必须是多民族的团结、协调,共溶于和谐之中,和谐是以关羽文化现象为动力的中华民族的合力、凝聚力。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和重要典籍,对和谐的思想多有阐发,它作为以关羽文化现象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成果,成为以关羽文化现象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价值取向。在以关羽文化现象中,围绕“和谐”这一范畴,展开了关于和谐含义的阐发。对待以“忠、义、信、仁、礼、智、勇”为核心内容的关羽文化现象,在立足于基本国情的基础上弘扬,在弘扬优秀成果的基础上超越。简单地抛弃传统,不适合中国国情,而全面的传统复兴,不能适应时代步伐,只有把以关羽文化现象中的优秀成果,融会于时代发展的潮流中,使之具备时代特色,所谓超越,就是具备时代特色,对任何传统中的优秀成果,必须加一番改造创新的工夫,才能涣发时代的生机,为新的历史时代所用,这就是对优秀传统的弘扬超越,弘扬超越是事物的辩证发展规律,也是历史的必然。

和谐文化构建作为全球和谐进程是世界各国文化建设都希望实现的目标,这是文化发展历史的趋势,在这种历史进程中,“各区域文化、民族文化作为人类文明成果,也将突破地域的界限,逐步融会到一起,形成世界多元文化并存的局面,世界多元文化并存,既不是西方化,也不是东方化,更不是东西方文化冲突化,只能是世界多元文化融合化,这种融合化,不是一片荒原而盲目发展,其中有比较,有鉴别,有排斥,有吸收,这是文化优势的选择过程,也是一个借鉴融合的过程。在其间,和谐文化凭借基础雄厚的实力,以及和谐本性所形成的宽广的胸怀,既能优势互补、借鉴融合,又能防止盲目引进、全盘照搬,走出一条既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文化发展道路”。

关羽文化现象中的“忠、义、信、仁、礼、智、勇”和谐的元素必将成为和谐文化建设的新亮点。关羽文化现象中的和谐元素作为传统,从过去融会于现在,而现在又将作为未来的和谐文化传统融会于未来,关羽文化现象中的和谐文化元素既是传统的文化,又是现在的文化,也将是未来的文化。在日益全球化时代,在世界多元文化融合化的趋势下,关羽文化现象中的和谐文化元素必将其蕴含的优势,成为和谐文化建设的永恒主题。

中国是具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具有深厚的历史资源,丰富的景观资源。关羽文化现象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中的瑰宝,但是在新时期的发展过程中,在文化产业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却存在着差距。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中的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以及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都把文化产业放在优先发展的地位,纷纷制定了符合本国国情的扶持文化发展的文化政策。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文化产业占据着重要地位,西方文化在世界上形成了一种强势文化,构成了对世界的控制力量。最具代表性的应属美国的文化产业。美国政府实行文化全球化战略,形成了一种文化巨无霸,从各个方面构成了一种强势文化和话语霸权而对当代社会产生了深刻影响。在这种国际环境下发展文化产业已经成为各个国家的重中之重。

构建和谐文化,就必须将个民族共同创造的辉煌璀壤的中华传统文化高度统一到社会主义文化中去,将之产业化,形成文化合力。但由于各个地方的民族风情、地理情况、历史资源等方面存在很大的不同,所以在发展文化产业方面,要因地制宜,如关羽文化现象的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关羽文化现象之所以能够成为华人的共同精神信仰,具有很强的包容力。所以,新时期文化产业的发展应古为今用,将关羽文化现象中优秀的部分产业化,服务于和谐文化的构建。

要充分利用关羽文化现象中丰富的文化内涵。开发我国有极为丰富的文化资源,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资源、个民族的民族文化资源、自然景观资源等。但是这些丰富的文化资源很少得到有效的开发和利用。

规范、竞争、有序、统一的文化市场体系没有建立。文化产业的基础是市场,既具有一般的行业属性,又具有社会公益性质。一些企业就利用与行政机构的传统联系,利用企业特殊的社会公益性质和意识形态功能,垄断资源,操纵市场,谋取暴利,这完全不符合市场规律。所以,真正让我国文化产业发展和壮大,就只有尽量让文化产业按照市场规律运行,真正做到文化产业化。关羽崇拜历史演进与现实和谐文化建设

近几年来,和谐文化建设成为社会各界的热门话题。然而,如何科学地构建和谐文化,如何保护传统文化多样性又增强传统文化的同一性呢?如何既保护优秀传统又避免出现不分良夷、全盘保护及排斥其他民族先进文化的文化保守主义现象?等问题,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的重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既具有多样性的特征,同时也具有同一性和互补性的特性。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非常丰富的,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因此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要取得广泛的认同,建设和谐文化必须拥有足够旳包容性,而关羽文化现象在全国各地的盛行恰恰说明了它拥有很强的包容性。

有学者这样提出“人类文化的多样性是在不同自然和社会环境的基础上创造与发展起来的,世界各地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各不相同,不同的环境形成不同的文化体系。目前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世界各地的绘画、雕刻、泥塑等,风格迥异,别具一格,说明文化多元性在旧石器时代晚期便存在。进入新石器时代,世界各地的文化差异更为明显,无论是物质文化还是精神文化,都具有明显的多样性或多元化特点。迄至当代,世界各民族的文化千姿百态,各具特色。没有文化完全相同的民族,就像世界上没有性格完全相同的人一样”。

同样关羽文化现象的多样性特点十分明显。一是文化形式的多元性,关羽文化现象在很多地区与儒教,道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文化和其他早期宗教文化整合而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关羽崇拜文化。二是关羽文化现象地区表现的多样性,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独特传统,都有自己独特的舞蹈、音乐、人生礼仪、岁时礼仪等,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而且都将关羽文化现象与本民族的文化相结合形成独具特色的关羽文化信仰;三是地域文化的多样性,中国地域辽阔,千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各地区均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显然,关羽文化现象虽然形式上有多种多样,但本质上还是取得了广泛的认同,新时期建设和谐文化,本质上就是要构建能够取得广泛认同,具有丰富性,包容性的社会主义文化。毫无疑问,关羽文化现象其中有很多有益的成分能够成为建设和谐文化的重要补充。

提倡和引导和谐文化建设价值取向的同一性、科学性,就不得不像有学者提出的那样:“文化的同一性即同质性、共同性或统一性。中华文化起源的多线性、多样性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中华文化的同一性、共同性和统一性更不应忽视。事实上,同一性或统一性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存在于多样性之中。中华民族文化不是个民族文化加在一起的总称,它是各民族、各地区文化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逐步交融、整合而形成有机的文化整体。这一整体大于各部分之和。作为中华民族文化主要源流的华夏文化是各民族、各地区人民共同参与创造的。创造华夏文化的中原人融入了大量的北狄、匈奴、宪、鲜卑、乌桓、柔然、突厥、回鹤、契丹、女真、蒙古等北方民族及南方的苗蛮、百越等民族,并大量吸收了这些民族的文化。此,华夏文化不专属于汉族而是共属于中国各民族”。关羽文化现象毫无疑问也属于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且关羽文化现象对于整个华人世界都是定贵的财富。

各民族、各地区在长期的文化动、交流中形成同质化和一体化现象,并逐步整合成一个具有共同价值取向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模式。关帝庙遍及所有华人地区,关羽文化现象是在长期的历史同一过程中被各个民族,各个地区的人民所普遍接受。关羽文化现象作为华夏文化中主流文化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模式的形成中具有重要作用。当然文化多样性是各民族各自认同的文化基础,而文化同一性则是中华民族文化认同的基础。中华民族文化传统是一种超越于地方和族群之上旳历史文化大传统,它是所有中国人认同的文化基础,也是世界上所有华人认同的文化基础。许多近现代少数民族著名人物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正是基于这种文化认同。正如关羽文化现象,形式上的多样性与本质上的同一性才使其成为华人普遍接收旳文化现象。

历史上的少数民族统治者也将中华主流文化作为正统文化,釆用历代中原王朝的政治制度、语言文字、宗教信仰、价值观和伦理道德等。关羽文化现象正是这种融合的文化纽带,例如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匈奴人、鲜卑人、氐宪等少数民族建立个政权及北魏政权,都认同当时的华夏文化,许多统治者以改汉姓、说汉语、穿汉服为荣,并积极倡导汉化,建立关帝庙等;如匈奴刘渊、赵聪、刘曜,鲜卑慕容鹿、慕容翰、慕容宝、慕容德、拓跋嗣,氐族荷坚、符融、苻登,宪族姚丧、姚兴、姚视等人汉化程度都很深。自秦汉以来形成的“大一统”思想,对中国民族文化的一体化曾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形成了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向心力。“大一统”思想根何星亮《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同一性与互补性》思想战线年关羽崇拜历史演进与现实和谐文化建设

植于中国人的心灵深处,他们坚信,国家统一则各族共享太平,安居乐业;山河破则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在“大一统”信念的驱使下,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皆以一统“天下”为己任,在分治中谋求统一九州,在统一中谋求长治久安。古代中国曾四次出现大一统局面,即汉、唐、元、清时期,前两次由汉族统治者完成的,而后两次是则是由少数民族完成的。在大一统时期,疆域空前广大,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空前繁荣,一体化不断加强,彼此之间的共同性不断增多。尤其是在清代,强调华夷不分、中外一体即内地与边疆为一整体,釆用多种措施,推进边疆与内地的一体化进程”。

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与同一性的关系是一般与个别、共性与个性的关系而不是对立的关系。多样性的文化是各民族、各地区文化的个体性、独特性,它使各民族、各地区的文化在不彼此分立、相互脱离的情况下互相区别幵来。文化的同一性表现为个传统文化普遍具有的属性,即中华民族文化的共性。这一共性是各民族、各地区的文化在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中,相互影响、相互借鉴、相互吸收,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难分难解的关系,并在各民族、各地区文化之上形成一般的东西,即共同的、普遍的属性。

“多样性与同一性是中华民族双重认同的基础,就民族认同而言,每一个中华民族成员都具有双重认同:既认同中华民族,也认同本民族。中华民族是最高层次的认同,也是最基本的认同;文化是民族自我认同的基础,每一个人都有对自己身份的自觉认识,如果不明确自己是什么人,就会出现认同危机。文化的多样性是各民族自我认同的基础,而文化的同一性则是中华民族认同的基础”新时期和谐文化的建设呼唤同一性的科学性的文化统一,正是多样性下高度同一的根本,我们国家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格局,中华民族文化之所以能够数千年而经久不衰,与历代统治者能够较好地处理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与同一性有密切的关系。现阶段,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各种文化发展激荡相行,要建设和谐文化必须坚持多样性的同一。

关羽文化现象多样性或多元化主要表现在风俗习惯、人生礼仪、岁时礼仪、节日、艺术包括音乐、舞蹈、美术、戏剧、杂技及各种工艺等及衣食住行等民族文化的特殊性方面。而关羽文化现象的同一性或一体化特征主要表现在语言文字、法律和价值观层面。得益于秦朝在统一中国后,建立政治、经济和文化统一制度,其内容有“书同文”、“车同轨”、“度同制”、“行同伦”等几方面。废分封制,而立郡县制,统一全国各地的文字,度量衡,车辆和交通规范,法律。尤为重要的是将礼、政令和制度的统一作为维护秦王朝的政治重中之重。关羽文化现象虽然在祭祀仪式上有官方的高度同一,但各地的风俗礼仪和艺术等仍各自保留自己的特色。两千多年来,虽经多次改朝换代及统一和分裂循环的政治局面,但作为凝聚全国各族的文化理念却长期不变,而且得到发展。

历史上许多少数民族首领、哲学家和思想家,都对关羽文化现象表示高度的认同,并吸收了大量的关羽文化现象和价值观,并与本民族的思想与价值观融为一体。近代以来,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交往越来越频繁,各民族都把北京话为代表的官话作为共同交际的语言,一体化趋势更为明显,同一性得到明显的增强。一体化或同质化趋势增强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同一性的增强保障了民族团结和国家的统一。也成为和谐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因此,我们在建设和谐文化的进程汇总一定要解决好多样性与同一性之间的关系,既要保护中华传统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也要增强中华传统民族文化的同一性或统一性。有些知识分子借保护文化多样性为名,行文化保守主义之实,对本关羽文化现象等传统文化,不分良莠,全盘保护,甚至大兴封建迷信之风,还排斥本民族之外的其他文化,反对引进和接受先进文化。这些都是违背文化发展规律的。如果只强调保护多样性,而不强调增强共同性,则多样性和差异性将会逐步扩大,统一性或共同性将会逐步削弱,中华民族也就将失去文化认同的基础,加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和增加国家意识也就会成为空话。因此,必须正确处理多样性与统一性的关系,两者并重,不可偏废,以增强中华文化的民族凝聚力,加强各全国认同的和谐文化建设。关羽崇拜历史演进与现实和谐文化建设

绵延五千余年的中华民族古代文明社会,是一个英才辈出的漫长历史;程。然而,在中国古代层出不穷的名人之中,被后人戴上炫目光环并尊之为“圣人”者,却仅有二人,他们就是被民间尊称为“文圣”的孔子和“武圣”的关公。他们被后人推举成了中华民族顶礼膜拜的神圣偶像。“县县有文庙,村村有武庙”,据说,遍布华夏城乡的关庙有数千座之多,仅台湾就有数百多座,东南亚各国大大小小的关庙超过四万座。甚至在许多店铺、家庭里,都供奉着关公。在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中,关公崇拜之盛,远已超过孔儒崇拜。

关公的号召力其实就是一种诚信人品价值的号召力,也是一种人性的号召力。这就跟孔儒崇拜有些不同。崇拜孔子本质上是崇拜他的思想和学理。所以认同孔儒学理的人崇拜孔子,不认同孔儒学理的人,就没有了崇拜孔子的前提。然而在很少有机会成为专业文人并进而做官的寻常百姓中,真正崇拜孔子地并不多。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文化与官位在现实中离他们很遥远,孔子的学问他们用不上。但是个人品格则不同。无论你在这个社会中处于什么地位,你都不可能避免有关个人品格评价和选择。我们可能跟文化和官位无关,可以不知道孔子,也可以不读圣贤书,甚至没有什么文化,但是我们要在这个社会中生活,就必须面对品格价值的选择,就能强烈的感受关公的诚信品格的号召力。普通百姓把关公作为理想的个人诚信品格标准。也是一种对自身和别人,以及整个社会的品格向往。所以,无论老幼妇孺、天南地北,关公的品格精神都很容易得到人们的认同和敬仰。关公崇拜,在现实意义上,已经超越了阶层和文化。

中国进入近、现代社会之后,对关公的敬重乃至崇拜,并未降温。特别是当今社会处于急剧转型期间,各项建设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人们的道德观念和行为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在各种思想文化互相激荡的环境中,社会上一些领域和个人不讲信用,见利忘义、急功近利、尔虞我诈时有发生;例如市场经济中商标侵权,制假售假,合同欺诈,虚假招标,骗税逃税,伪造假账,恶意拖欠,变相传销等信义道德缺失行为;包括本应体现“忠义”、“忠节”的国家公务人员却在国家认同及个人品德操守方面劣迹斑斑;以及追求高额利润不惜损公肥私,损众肥己,肆意掠夺国家自然资源,严重破坏环境的种种社会现象,总之,社会失信现象十分严重,中国面临的诸多社会问题像“病毒’’一样侵蚀着社会的肌体,像“沙尘暴”一样吞噬着信用的“绿洲”。现在,我国社会诚信道德成为相对紧缺的资源,人与人之间相互小结猜疑和防范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和行为,现实意义上的怀疑一切成为人民首选的评判社会的眼光。此外,贫富差距过大、行政执法不规范、官场腐败等造成的社会不公等问题,也恶化了人们的心态。这一切一切引起人们的深思,加深了对诚信的渴望与向往,以及对关公的敬仰与崇拜。

诚信不仅是一种品行,更是一种责任;不仅是一种道义,更是一种准则;不仅是一种声誉,更是一种资源。就个人而言,诚信是高尚的人格力量;就社会而言,诚信是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就国家而言,诚信是良好的国际形象;就企业而言,诚信是宝贵的无形资产。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诚信道德建设”成为一个更为重要的课题。

关公作为一种品格崇拜的载体,在一个时期内成为具体的象征。对关公的神化,不是个人崇拜的神化,而是品格崇拜的神化。这种神化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同时,这种神化来源于现实社会人们的品格向往和价值认同。所以,对关公崇拜的积极社会意义的认同,以及如何利用诚信关公这种独特资源,使其在创立适应现代社会的中华诚信道德价值体系中发挥作用,进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值得我们认真重视和研究总结,并重新作出现代性的诠释。以利于当今进行综合性,根本性的治理,重塑以“诚信”为中心的道德价值核心,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关羽崇拜历史演进与现实和谐文化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