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百年黛湖改造重生美不胜收,网友质疑放生破坏原生科研资源

2020-07-03 05:48 admin

早上六点多,老高就醒了,不是因为窗外下了一夜的雨声,而是几天前就和几位文保志愿者约定到重庆主城后花园——北碚缙云山进行文物巡查。

虽然七点钟就开车从大坪出发,但由于是雨中的早高峰时期,一直堵到杨公桥上内环,再堵到北环分道往兰海高速,最后快到北碚隧道了才总算能正常行驶。

在缙云山下道口接到优秀文保志愿者“雨如烟”后,我们继续驱车前往缙云山,一路上,雨还在下,路还是继续堵。

在北温泉那个堵点时,我们的车正好在北温泉的大门口,于是临时决定先去看看平时“闲人免进”的乳花洞以及磬室、竹楼等国保建筑。

离开北温泉,进入缙云山,我们此次文保巡查所关注的内容与平日大部分游客进山游玩时关注的自然风光、农家乐休闲(被拆得差不多了)是有所不同的。

此次巡查的绍龙观、缙云寺、刘邓贺旧居等文保建筑可能大部分游客都见过了,但是,像青龙寨、石华寺、高观音之类的,恐怕都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尤其是在寻找高观音的过程中,我们真的是披荆斩棘、扑爬跟抖(重庆话,外地人看不懂就算了),仿佛穿行在原始森林一样。

虽然最后还是找到了传说中的高观音,但老高现在都还在懊悔:明明这次都把长焦带去了的,但放在车上没带到现场,不然就可以给大家展示这尊高清的摩崖石刻了......

以上内容(包括线路以及我做的重要路标),后面另发文详述,确实精彩,值得期待!今天的重点是位于上山途中的黛湖。

黛湖位于上山的途中,离绍隆观不远。如果是自驾前往,可以把车停在黛湖的停车场,然后游玩绍隆观、翠月湖、黛湖。

现在去黛湖游玩,黛湖给人以高大上的感觉,因为去年政府投资对黛湖及周边环境进行了清淤、提档升级等工作。

以前黛湖在那些不了解它的游客眼中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湾大塘”,其实,它不仅是老重庆人的儿时记忆,更是有着历史、文艺、科研价值的缙云明珠!

传说中,缙云山黛湖是李商隐《夜雨寄北》中那句“巴山夜雨涨秋池”中的“秋池”,这让黛湖在现代人心中平添几分诗情画意。

当然,传说归传说,黛湖实际上是上个世纪30年代截流而成,由于缙云山植被良好,湖水碧绿,清澈如黛,1930年,江津白屋诗人吴芳吉便取名为“黛湖”,1935年,书法家欧阳渐书又题“黛湖”。

也就是说,与现在各地旅游开发中由以前的“某某水库”而更名的“某某湖”不同的是,黛湖有着更深的历史渊源和人文气息。

此次巡查的文保志愿者“悟道的熊”看着满眼的青山绿水,情不自禁回忆起小时候和同学们从沙坪坝“远赴”黛湖春游的情景:

“那时候来耍的人不多,我们几个千翻娃儿把湖边的竹排解开划出去,搞了半天才回到岸边,哎呀,现在想起都觉得好耍得很。”

“唉,可惜现在的娃儿天天都是在屋头关到读书、做作业、上培训班,都感受不到我们当年的那些快乐了......”

黛湖不仅是一个优美的自然风景地,更是我国的一个重要的藻类基因宝库,集中了我国80%的藻类。其中著名的“桃花水母”可能很多重庆人都知道吧。

从2018年6月开始,重庆市委、市政府决定开展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整改工作。到2019年5月,拆除了黛湖周围多家酒店、度假村等建筑,并进行了绿化美化工作。

此次整改工作对黛湖的配套设施进行了完善:建起了沿湖步道、生态展览馆、生态厕所、生态停车场等,极大地方便了前来游玩的市民。

放眼四望,阳光下的黛湖绿树成荫,湖面碧波荡漾,湖周围古木参天,湖水清亮明净,湖底绿藻参差,湖堤倒影,相映成趣。

在我们环湖一周快离开黛湖时,看到路边停了一辆专门装鱼的改装车,我们以为是卖鱼的便上前打听,结果人家是装了满满一大箱锦鲤来放生的。

说实话,这两年到处都流行“放生”,原本“放生”是一个无可厚非的信仰问题,但这些年似乎变了形、走了样。

撇开跟风和“坏事太多”的赎罪不说,有的人把这个当成了“产业链”来挣钱牟利。有的盲目、无节制地乱放外来物种,对本地生态链造成极大破坏。

看到水箱里密密麻麻一大箱放生用的锦鲤,老高很好奇这是一个“官方的”还是“民间的”活动,但现场人员对这个问题似乎很“神秘”,只是表情严肃滴说了几个字:“领导来放”便不再搭理我了。

一个手拿相机估计是跟随报道的美女在我面前穿来穿去,老高没看清楚美女长什么样,只听到她着急的声音:

没事,路人老高顺便拍了几张,可以帮你们随手发个即时新闻,放心,正面积极的!(如果那天老高是以媒体人的身份在现场,绝对会先在“领导”将要定格的最佳位置到达拍摄点)

除了称赞改造后黛湖的漂亮、希望修建厕所的建议外,最多的是表达了过度“放生”是否对黛湖的原生态环境是否造成破坏的质疑。

对于放生这个问题,是丰富物种还是破坏原生态,元芳,你怎么看?欢迎在下面留下你的观点,让大家听到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