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为财经女将40万公里的全球作战图

2020-05-16 09:37 佚名

回首这八年,绕着地球飞行了约40万公里,足迹遍布了五大洲,鸟瞰过、,穿越了时空,也称得上撸起袖子干活的姑娘。

当时正是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学期,大家都在全国各地撒网似地找工作。对女生来说,最好的选择似乎是当一名大学老师,体面、轻松而稳定。但我与生俱来的个性,就想着要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要靠自己的奋斗闯出一个。众多的面试中,华为面试是让我觉得最特别的,组织面试的那些比我或许大不了几岁的学长学姐们,风风火火、意气风发,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新奇的世界。

我的海外第一站是在阿根廷SSC做一名会计。那是一个充满了热情、浪漫和温情的国度。

我永远忘不了我们9个应届毕业生,齐刷刷站在主管面前的情景。主管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既高兴又苦恼,高兴的是工作可以分下去了,苦恼的是这批新人啥都不会。

很快,我们组织了业务上岗培训,既要考试,又要答辩。主管本以为我们是一群娇气的学生,可事实并非如此,下班后,谁也不想考试落后,都在暗暗比拼。记得最难的是比拼手工编制A7 报表,有不少国家ERP 还没有上线,月结前需要将手工报表上载到系统中。那时正值假期,不少同事去大冰川玩了,可我没有去,到了第7天,总算学会了。那是我打倒的第一个小怪兽。

对于每一个会计来说,最痛苦的是月结,任何一个环节都要卡点完成,一旦有异常,超过了截止时间,就会影响下一个环节他人的工作,我因为压力大还哭过好几次鼻子。当然,快乐的时候也很多。

记得当时C国有两个子公司,两套账,收入涉及新老系统,手工账特别多,常常出现结转不平,而且需要在有限时间内解决差异。有一年年结,我负责处理C国收入成本结账,一直弄到晚上快12点了,服务成本科目还是不平,下一个环节总账同事在拼命催,经过了一整天高强度运转,我已经极度疲劳,可还没有找到蛛丝马迹,那一瞬间,快要崩溃了。我安慰自己要镇静,重新按照合同查询当月每笔交易记录,一点点检查可能出问题的环节,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Excel宏程序无法识别不规范的合同格式,因而漏掉一个合同交易数据。揪住罪魁祸首,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扑通扑通跳得飞快的心终于平复下来。

忙完了自己的工作后,我继续帮一个本地员工找到了问题。后来,她买来了鲜花,送了我一束,看着鲜艳的花朵,闻着花香,我感觉成就感满满。

我和本地同事性格上有个很大的区别,焦虑意识特别重,慌张时容易出差错,本地同事不断安慰我说“tranquilo”,中文是保持镇静,别担心的意思。我发现本地员工做账速度虽然慢一点,但是很少出错,心态很重要,后来我学习他们,沉下心来,不断地训练自己力争一次性将数据做对。其实,在数字王国里遨游也别有一番乐趣,从看到Excel表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数据就头痛,到后来能够快速地在若干个工作表中找到最关键的数据逻辑、发现错误,我逐渐练成了一对火眼金睛。

在阿根廷SSC,还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记得一个业务同事来出差,走进办公室,惊呆了,他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多女孩子,一下被鲜花包围了,像走进了女儿国,而我们,都是女儿国里的铿锵玫瑰。

2011年,我负责墨西哥与中美洲代表处应收核算工作,一天我接到牙买加财务经理的电话,他说,牙买加最大的运营商要被收购,我们和客户有一笔巨额超长期土建欠款没有回收,需要清算。雪上加霜,税局也盯上了这个大项目,怀疑华为存在偷税漏税行为,开出1500万美元的罚单,并启动税审。我立马取消了原本的休假,匆匆赶往牙买加。

客户CFO给我的第一印象——友好,精明。他总是带着微笑,很有绅士风度,电梯遇到,他会主动帮按电梯,让我先进。在他的安排下,我每天来到客户的办公室,与应付专员对账。

项目已长达5年之久,要重新将早年单据一一核对,难度很大,有的单据丢失遗漏,要找技术部门帮忙补回来。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可后来出现了波折。那时接近年底,为了满足审计师核查的要求,客户CFO希望国家财务经理先按系统中记录的“对华为应付余额”签字,之后再继续核对,但我司“应收余额”和客户“应付余额”间,存在好几千万美元的差异,正是双方有争议的地方,出于职业操守,财务经理不能这么做,这造成双方关系非常紧张,中止了对账工作。

我再找CFO,请求他先放下偏见,他不予理会。思前想后,我想起CTO性格直率,对我还算友好,于是请求他帮助说服CFO继续支持对账工作。他没有直接答应我,而是对我提出了另一个难题:你们能帮我们确认清楚每个站点的成本吗?我没有犹豫,胸有成竹地说:“没问题!”一开始他带着不相信的态度,说我不懂技术,绝对做不到,总是试图躲着我。可被我“骚扰”的次数多了以后,总算开始给我讲技术问题、画站点建造图、讲原理。

要收集站点维度的数据,简直是大海捞针。我每天都抓紧时间和客户核对,好多个夜晚,我拉着客户财务人员一起加班直到11点多,这让我多少有些愧疚,但他们告诉我,他们被我的认真打动了,愿意陪着我加班,让我感动不已。晚上躺在床上,我满脑子想的还是接下来该怎么做。在一个小国家,我要承担的角色不仅是财务,还是客户经理,甚至是交付经理,身兼多职。

而与之并行的是,我还得陪着国家财务经理去见审计师,向审计师解释我司的业务和开票规则。由于土建项目非常复杂,而且很多老的物流交付文档都找不到了,我们费了很大精力才补齐材料。当然,也有很多美好的瞬间。通往审计师事务所的路上有很多芒果树,财务经理常常跳起来摘熟透的芒果给我吃,这是那段苦日子中最清甜的美味。

历经三个月,我完成了对账,让客户在对账单上签了字。客户财务经理竖起大拇指对我说:“没有你的坚持,对账不可能这么快完成。” CTO 则非常惊讶我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mission impossible,让他弄清楚了每个土建站点的成本。一个星期后,客户回款5000万美元,AR清算胜利完成。后来审计师也签署了没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税局不再要求罚款。

那段日子,是我觉得最虐心的,然而,还是那句话——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

2012年,我负责哥伦比亚代表处收入核算,哥伦比亚收入经常反冲,且存货低周转现象严重,于是我去核查该国收入确认问题,希望基于问题梳理改进措施,指导PMO完成自主管理。

在生活中我是个有些腼腆、不善交际的女生,第一天办公,头一两个小时,我就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快速敲打着键盘、处理邮件,不和别人说话,不停地发邮件向业务部门问这问那,要求改进问题,交付主管根本不搭理我。

我清晰地记得我说的第一句话,非常直接又充满火药味:IFS 上线后,你们LTE项目为什么每月都在反冲收入?交付主管愣了一下,回答说:“我们要完成指标啊!”那时,我认为业务只顾自身利益,不守规则,使用系统时不按照流程操作,导致财务在后端不得不花大量时间收拾残局。我们疲于奔命,结账时容易造成“死机”,而业务还要在月底要求调账,我们就得加班忙通宵。

沟通会就像是辩论赛。但业务作为反方,也诚恳指出,现实情况难以立刻完全遵从全球标准化流程,不能一刀切,改进要有个过程。我心想:原来业务同事并不是不讲理,部分诉求是合理的,语气也变得友好起来。

交付主管说:“我以前不了解不规范的处理,会给对后端平台带来如此大的工作量,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说:“我会先观察学习业务流程,然后再提出改进建议。”过了一个月,改进措施落实到位后,他高兴地对我说:“你对我们帮助太大了,我们向SSC申请你出差一年,帮助我们建立规则,彻底梳理好业务问题。”

一个周末月结,我在财务办公室办公,交付同事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有重要事情,我以为是工作上出了重大问题,一口气从9楼跑到15楼,走进办公室竟然发现眼前有一大包零食,还有一束美丽的鲜花,惊讶极了。他们一起陪着我加班,还主动提出要学习了解结账流程,我心里美滋滋的,获得认可的感觉真好!

曾经相隔万里,沟通不顺畅,发生过很多争执,如今,通过面对面的沟通,大家冰释前嫌,理清了收入业务流程,帮助PMO自主管理,财务后端无用功减少,避免将所有的业务集中在月底处理,分散在月中。

那一年,我对工作达到最痴迷的状态,当数字匹配上业务动因,越研究越有趣,周末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加班乐此不疲,废寝忘食,完全沉浸在这种幸福感之中。收入确认问题最终迎刃而解,而我还被当地CFO送了个“女汉子”的称号。

除了参与后端财务流程,我们更希望参与到售前环节,因为80%的问题可以在售前财经设计环节规避。

2016年, 我接到了一个帮助售前项目设计新商业模式的任务,以往的工作岗位做到最前线的是概算,而现在要面向客户,在最早期参与商业模式设计,这还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呼唤我来支持的是A系统部的网络销售解决方案部,客户在一个子网进行固网现代化改造投资金额巨大,系统部上下都对此非常重视。

项目投资大周期长,但土建服务占比高,并不一定高利润,因此确定盈利模式、算清楚投资回报率极为重要。客户是一个财务型有着长远眼光的公司,下如此大的决心建设网络,意味着前一两年看不到收益。我从财报中读出了客户“势在必得”的决心,以及通过商业模式创新实现借鸡下蛋和轻资产运作的希望。而国际会计准则租赁核算方案的变更,让轻资产运作模式变得更困难。怎么办?

我和项目组骨干讨论投资测算,与系统部财经共同解读财报,分析了客户表面财务痛点及产生的深层原因,不停地挖掘冰山下的另外八分之七。作为机关派来的财经专家,项目组对我寄予厚望,可一个星期过去了, 我还没有想出很好的商业模式。难道我在这儿啥都派不上用场?不行,我一定要找到。我很焦虑,客户要求给答复的时间越来越紧迫,一定要快。

客户既想做项目又不愿授予预算,意味着缺钱,缺钱公司内需找销资。但项目组却说这不是融资项目,因为客户不想借款。得知这个消息,我有点沮丧,燃烧的希望再次被浇灭。每天眉头紧锁,苦巴着一张脸。

有一天,我在公司食堂吃饭遇到一位老同事,学金融专业的,我向他讲述了自己的苦恼,他提到了共享的概念,我隐约看到了希望。我打算找销资的同事问个究竟,于是花了整整一个下午,酝酿发了一封长长的邮件讲述了项目背景、进展及前景,附上了重要文档,生怕他们不理解。第二天,收到回复了,他们提供了四个资产出表的模式:其中三个模式都不匹配,但看到第四个“网络共享,桥接资源”时,我一下就兴奋了:就是它!这就是说两个以上的运营商共同使用一个基础网络,对运营商而言,大大降低了基础网络投资成本,而桥接第三方资源,就是找第三方来承接重资产,可以实现华为和客户的资产出表。接下来,我把所有能找的商业模式和融资有关材料搜了个底朝天,如获珍宝似的读起来。读通了,找系统部财经一起讨论,立马动手画起模式图来。

然而,这个方案还必须获得地区部财经、子网财经的认可。我召开第一次会议就遇到了挫折,同事们不太看好这个方案,认为操作难度大,要求客户高度配合,建议仍用传统方案。我在想,分析大家不看好,可能在于没有把项目讲清楚,于是专心花了一个星期写了财务版的市场洞察报告,点对点沟通,再加上系统部CFO 画龙点睛的解释,最终方案通过了!我们很快提交了Proposal,客户非常认可,同意一边采用传统模式建网,一边划区对新商业模式进行实验局,项目取得阶段性的成果。我很激动,要知道这是死了多少脑细胞才换来的小小成果。

售前财经方案设计,是一件很有价值的工作。需要将商业模式讲清楚,获取支持将项目孵化出来,最考验的是思考和沟通能力。同时也是件很有意思的工作,如同闯关游戏,一环扣一环。难度越来越大,过程越刺激紧张,胜利才会那么激动人心。

回首这八年,绕着地球飞行了约40万公里,足迹遍布了五大洲,鸟瞰过太平洋、大西洋,穿越了时空,也称得上撸起袖子干活的姑娘。在时间的沙漏声里,我学会了细心和耐心,学会了换位思考,完成了从售后向售前财经的蜕变,积累了宝贵的作战经验。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