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轮融资过亿元后,西井科技向我们晒了这张成绩单

2020-04-27 07:39 佚名

本轮投资人包括安信证券投资,国内氢能源龙头之一的雄韬股份,山东浪潮投资,东凌钰达资本,同时,既有股东上海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合力投资、和高资本在本轮持续加持。

西井科技COO章嵘告诉雷锋网,新一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港区自动驾驶产品的持续研发和商业化,同时也会增加在一些新场景应用上的研发投入。

“我们最初并不是一个自动驾驶类的公司,但是我们在落地港口智能理货产品的过程中,发现如果无法提供无人化的港区水平运输能力,就无法真正实现无人的智慧码头。” 章嵘表示。

以内地港口的水平运输举例,95%的企业仍使用的是传统人工驾驶集卡拖车。不过,随着集装箱吞吐量的不断上升,众多码头运能不足,卡车司机疲于高强度满负荷工作的矛盾凸显,直接影响了码头的集疏运效率。

更重要的是,码头司机的人力成本居高不下。一个集装箱年吞吐量200万TEU的中等码头司机人力成本就高达7200万元。

正是限定区域、规则可控、刚需缺口是西井科技打开自港口自动驾驶商业化缺口的切入点,也是他们打开全栈技术链条的开端。

2016年11月底,西井组建了无人驾驶团队。涵盖无人驾驶跨运车、无人驾驶新能源集卡两大项目。

我们的目标是为垂直行业用户提供全栈式解决方案。无人驾驶系统作为西井科技整体智慧化方案中的一部分,在服务于西井全局化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同时,也能够顺利落地。例如在港口码头场景中,我们还为用户提供智慧堆场,智慧闸口,智慧岸桥等。自动驾驶不再是孤立的一个环节,它可以共享我们在同一场景里的其它产品所产生的数据,真正融入码头的生产作业流程,形成业务闭环。我们不仅仅开发自动驾驶技术,更多是在打造一个无人驾驶产品,打造独立的自动驾驶品牌Qomolo,其中自动驾驶中的技术模块是100多人组成的技术团队自研的。包括定位模块、辨识模块、控制模块、规划模块和车辆工程模块。按照他的说法,相比于开放道路的无人驾驶产品,封闭场景内的应用有着不同的技术难点。

一方面,港口虽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但要完成多车的协同作业,配合环境中大型机械交互作业,融入码头的生产业务流程,定位要求比较苛刻,港口里面的定位误差要维持在厘米级范围内。

另一方面,由于金属集装箱的信号干扰,卫星导航系统无法精确定位,以及环境随时发生高度动态变化,此时需要配合业务做深度耦合。

基于此,西井科技的港口无人集卡提供了一整套全栈式系统,包括车辆管理调度系统、无线远程控制技术、车辆底层线控、生产效率协作系统、智能驾驶感知决策控制、车辆仿真平台等。

章嵘表示,通过自动驾驶产品,西井大概可以帮助客户每车每年节省45万元左右的人力成本,以及每车每年10万元左右的燃油费及车辆维护费。实现了场景中多套用户设备与无人系统之间的联合打通,达到了深度耦合码头实际作业的效果。

2019年,一些自动驾驶公司还将目光瞄向了国外。有专注于最后一公里物流配送的新石器、提供无人清扫车的仙途智能、志在重卡自动驾驶的图森未来、努力发展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的Auto X,以及AI巨头商汤科技。他们相继宣布获得海外的合作或订单。

有业界人士表示,只有在国内竞争中脱颖而出者才更有资本拓展海外业务,此外国外的道路情况、政策法规、民众接受度与需求量与国内有很大差别,这对于出海的自动驾驶公司又是新的挑战。如果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盲目出海,只能铩羽而归。

章嵘认为,“掘金”海外市场有助于业务规模的扩大,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在技术或者成本上超过国外的自动驾驶公司。

相比于国内,尽管国外的道路情况、政策法规、民众接受度与需求量有很大差别,这对于出海的自动驾驶公司是新的挑战。但对于西井来说,在积极开拓海外业务上,已做好充分准备。

章嵘介绍称,他们目前在海外市场已发展出两条非常清晰的产品线,第一个是他们自主开发的,基于人工智能的无人驾驶重型卡车,即将在泰国部分码头投入使用;另一个是他们助力振华重工一同开发的港口无人跨运车,这款车也卖到了瑞典。

2019年12月,由他们和振华重工自主研发的智能无人跨运车,已顺利从上海发运到瑞典。该车除自主行驶,还能自主探测集装箱,并完成厘米级精度的抓箱、跨箱和放箱。目前,8台智能跨运车已抵达瑞典斯德哥尔摩CTN码头。

章嵘告诉雷锋网,他们自研的全时无人电动重卡Q-Truck,该车搭载了视觉摄像头、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等多套工业级传感器,覆盖周边环境并帮助相互校验覆盖区域,于2019年8月份实现小批量量产。目前经过技术改造后,即将泰国码头投入使用。

在港口自动驾驶商业化上,2018年1月,西井科技基于柴油车自主开发做了线控底盘的改造,加上自动驾驶的改造,完成了单车无人集卡在广东珠海港的首次作业。

紧接着,西井科技就研发设计了一款量产版的电动重卡,开始了港口自动化、智能化、无人化的商业布局。

按照章嵘的说法,西井的自动驾驶集卡经过了4代的迭代,从第一代基于柴油单车作业,到今天配备多车作业V2X系统、和用户TOS系统实现流程和数据交互的全时无人电动重卡Q-Truck,实现80吨载重、200公里续航,满足港口全时全工况作业。

在封闭场景中,西井也瞄向了露天矿区。2018年8月8日,他们宣布借助无人驾驶矿卡,与西藏珠峰达成战略合作,并收获了首个自动驾驶矿车订单。

2020 年,自动驾驶行业出现了一些新的动向,融资逐渐增加、合作更加密切,有更多的企业开始回归业务本质,在商业落地上开始走上坡路。

其中融资热潮再次显现。小马智行从丰田汽车筹集了 4 亿美元,驭势科技在 B 轮融资中获得博世战略投资,当然还包括Waymo的 首次22.5 亿美元外部融资。

再加上此次西井科技的C轮亿元融资,一系列融资的消息让行业重燃希望,表明了:行业还在整体向上走,只不过速度越来越稳健了。